搜尋

別看小self-healing的威力

今天重遇 【倘有一口氣能傾訴心事】 提及的女士,開門那一刻,望著我微笑,散發著陽光氣息。我心想:咦?她打招呼?


她坐下來,我問她感覺怎樣?


她慢慢一字一字說:嗯... 差不多... 好像輕鬆了?... 我最近多了說話。但我沒有聲...


我很驚訝,她竟然說出一句完整的句子。然後,我們傾了20分鐘,她分享了對病的想法,和一些心結。明顯,她OPEN UP了!


然後我們作第二次的energy healing.. 她形容在療癒中感覺「吐了一些東西出來」,我們都不知道是什麼,希望那是她的心結喔 ..


坦白說,看她上次的情況,我沒有想過她會在短時間有改善,甚至我曾感到一點點無力。她再次的出現,是一個很好的提醒。 


Its impermanence, it has hop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