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
受竉的蝦寶



今天治療日,早上十點到五點半。到了治療室發現找不到手機,回想一下全程交通都沒有用過電話,心想大概留了在家。


那時想,整天沒有電話有問題嗎?只希望預約了的人真的出現,新來的人識路,最大問題都是不能播reiki music。了解影響不大,就疊埋心水沒有電話地過一天。


到了第一位來時,她從未來過,是第一次。


她一進來,就說: 你老公說你電話係家,唔駛擔心。


我: 下? 哦。。你打俾我,佢聽電話嗎?


她:冇呀,佢自己打黎。


我: 噢,大概他看到我的google calendar,找到你了。 哈,俾你見到我d蝦碌野tim...

(果刻已扮唔到平時第一次會扮下野的治療師形象)


如是我們開始能量治療,對方在寧靜環境放鬆躺下。不久,對方電話不停震。。


她:震咁耐,又咁早,可能有急事,我想接電話。


我:冇問題,我幫你拎。


當我搵到對方電話,一看,是我老公來電 。。。


我: 嗯,是我老公,我接一下。


我尷尬又冇氣地: 喂,我冇事,我唔擔心,我做緊healing....


: 要唔要送電話俾你。


我:做healing唔駛電話,係咁啦,byebye


。。。。


果刻好似,小朋友大左,出街想型下,有d image,呀媽卻打去搵你朋友,叫你著多件衫咁。


喂,對方我唔識,第一次黎,就俾佢經歷個治療師老公係咁打俾佢,搵佢老婆 擔心佢冇電話用的情景。


。。。。


我老公平時好醒,都型型地,咁衝動大概都是緊張我會緊張。我感覺自己是一個受竉的蝦寶。


謝謝愛錫我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