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
如果你是船長,你不能扮作是乘客



佛法中的菩堤心有三類


1)國王與皇后:自己先證悟,再帶領眾生

2)船長:跟眾生坐在同一條船,帶領各人同時證悟

3)牧羊人:先讓眾生證悟,自己跟最後


老師說,牧羊人的情操最高,國王與皇后卻更practicle。最好的是,有著牧羊人的心,行動上卻是國王與皇后,自己,向前,直到終點。輪迴大海無情,多等一秒,誰能保證你不被沖走。


一直以來,在心中只有1)及3)的選擇,從未想過 2)。


===


然而,不知不覺成為了船長,到今日才知道。


剛剛學佛時,只有自己,和幾位在印度認識,來自不同地方的朋友。回到德國,意大利,香港時,每晚自己看書,記下老師的叮囑,天天向前。每年自行到印度閉關,清淨,簡單。


慢慢老師告訴我可出山給reiki,再到有癌症病人因不便去印度,讓我請老師來港。。。再到閉關時有位小姐走來問將來有沒有共修小組。。。我無智有勇,樣樣都答應,老師在過程中給予很大的幫助。


無形間,由自主選擇做不做,多數都做。到了係唔係都要做,多數都做。我由一個人修,變成一群人修。開始感覺很不錯,幫人幫自己,有個陪可走更遠。


前年在機埸送別老師,老師臨走前給了我一隻手偶。他說,以後你跟學生的關係不好,我不在你身邊,我就在這陪伴著你。


那時心想:胡說,你很快又回來了(那時準備半年後再來港)。我們的學生,齊心上落,怎會有問題哦。


我玩開笑:這個手偶更像我哦。我罵人時用這罵,可愛一點。


老師說:可以。是你或是我都可以。


===


慢慢,我發現人喜歡有共嗚的人,心底裡卻追求絕對的完美,慢慢輕視不完美。


有時我會扮傻,有時我真的傻。


讓人覺得輕鬆,同時讓人覺得,其實你也不外如是。


===


記得有一次在車上,老師說:大法師可謙虛,因為他本身很高。你放自己太低,卻會變成被攻撃的理由。


那時我再次不同意:但我不能放自己在高的位置,因為我不能。


老師:但你需要。學生也需要你這樣。


我不情願,自以為是地「嗯」了一聲。


===


慢慢,我感覺有些對我抱有熱情期望的人,慢慢被我的平凡傻氣而消磨。隨之而來,是一堆的要求和期望。


偶然有人跳船,偶然有人投訴船不舒適,偶然有人不斷站在你旁邊說他有幾想跳船,偶然有人要求你慢d,有d 要求你快d。


我發現我不會做好,但我望著一些跟我一起努力向前的人,我一直撐。什麼都好,只要仍有一人,必須向前。


而在心裡,偶然會問,做個皇后行先,是否更好。。。或者,換上另一個人,大家是否更快樂。。或者,融入群眾不多帶領,是否大家更想要的。。


我唔知,我confused。


===


今天跟一位功德主聊天,我沒有說什麼,只是閒閒地聊兩句。


忽然,她說:佛經是我唯一的皈依,船長要把好方向盤啊!


那一刻,她梳理了我的confusion。因為我不知道自己是船長,更忘記了方向盤,我跳到乘客那邊,一起投訴一起迷茫。


如果你是船長,你必須知道自己是船長,你不能扮作是乘客。


如果你是船長,你必須守住方向盤,不能跟著乘客的意願向左向右。


===


老師的手偶預言,我沒有認真聽; 老師的別放自己太低的教導,我沒有好好去消化。


想到這裡我哭了,想起老師一早就知道,曾試過教我,最後說他一定會陪著我。


那位功德主,一直為小組給予無條件的支持,原來她一直給我把方向盤的機會。在重要時刻,給予及時又精準的advice。


===


Blessing 是,你不知道時已存在; 在你知道時更加存在。


希望with 這blessing,再次認真啟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