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
老師與Reiki的心思


這幾天做遙距Reiki,不自覺流了一兩滴眼淚。


昨天跟老師傾工作, 他忽然問:你唔開心?

我很快地答: 沒有, why?

老師說: 感覺是的.


我很快scan了自己..


答: 心有點緊, 感覺space小了

老師再問: 點解?


我再scan一會..


答: 可能很久沒有healing day.. 我習慣從這叉電。

老師提醒了我, 在繁忙時儲了一點委屈, 沒有被妥善照顧。

.


從前每月也有兩三天,

什麼都不想,

全心全意,

一個接一個地做Reiki healing...

聽著對方放鬆的呼吸聲,

為怕打擾對方休息,

完成時以樹懶速度坐埋一邊,

靜靜地等對方醒來。


每次healing day也感覺很療癒, 很滿足, 特別是我的療癒沒有consume 他人的energy, 反過來, 我能幫她/他。